陈代武


中国巴拿马建交

(图片来源:外交部官网)

 

2017年6月13日,外交部长王毅同巴拿马共和国副总统兼外长德圣马洛在北京举行会谈并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拿马共和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标志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巴拿马政府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中巴关系掀开了新的篇章。从此,中巴两国将开展各层级、各领域友好交往、深化政治互信,以共同发展繁荣为目标,充分发挥互补优势,开展金融、贸易、基础设施等广泛领域合作,造福两国人民。

 

一、中巴建交的前提和必然性

(一)中巴建交的前提:巴拿马与台湾“断交”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拿马共和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写道,“巴拿马共和国政府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巴拿马共和国政府即日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并承诺不再同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不进行任何官方往来。”由此可见,巴拿马与台湾方面“断交”、承认和承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根本前提,也是两国关系顺利发展的政治基础。那么,本次巴拿马与台湾方面“断交”为何如此“突然”、“意外”呢?其实,巴拿马与台湾“断交”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其一,台湾已经陷入了“断交潮”。自2000年以来,包括马其顿、巴拿马在内已经有12个国家与台湾“断交”。而目前,台湾有20个“邦交国”,他们分布在大洋洲(6个)、拉丁美洲(11个)、非洲(2个)、欧洲(1个)。而且台湾现在的朋友圈呈现出这样的特点:一是主要集中分布于中南美洲,而台湾当局能够在拉美保持最多“邦交国”数量的原因并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拉美是美国的后院。二是真正具备国际话语权的重要角色极少,主要是梵蒂冈、巴拉圭、已经断交的巴拿马;三是台湾最重要的“邦交国”,也已经开始出现外交崩塌,除巴拿马外,据称梵蒂冈与大陆方面早已开始就主教任命等事宜展开磋商,一旦有实质性突破,教廷与大陆建交指日可待。

其二,蔡英文“踏实外交”战略的破产。蔡英文上台以后,为表示有别于陈水扁时期的“烽火外交”和马英九时期的“外交休兵”,提出 “踏实外交”的概念,即把台湾的“外交政策”定位为“踏实外交、互惠之旅”,采取的策略为“务实、踏实与功能原则”。台湾“外交部”这样阐释:台湾希望摆脱过去“金钱外交”的恶名,用“互惠互利”的“经贸外交”代替以往“单向援助”的思维,“踏实”地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将“搏感情”和民主价值视作维系与其他国家的核心纽带,竭力强化与其他国家的民间互动。

2016年6月,为践行“踏实外交”理念,蔡英文出访巴拿马。在出席巴拿马运河竣工典礼时,蔡英文在观礼台上亲眼见证了代表中国大陆的中远“巴拿马号”打头阵驶过新水闸。因为,美国和中国分别是巴拿马运河的第一、第二大用户,中国在巴拿马国内银行业和电讯业也发挥了关键作用,两岸实力对比的严重失衡使得“踏实外交”无处施展。

(二)中巴建交的必然性

其一,中巴建交是双方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是一系列拉美国家的主要投资者,与智利(2006年)、秘鲁(2010年)和哥斯达黎加(2011年)签署了自贸区协定;中国是巴拿马运河的全球第二大使用者,是巴拿马科隆自由贸易区最重要的客户,科隆港口是中国货物运往拉美的必经之地。两国经济联系紧密,建交有利于双方经贸合作深度发展。所以,巴拿马方面没有表现出任何犹豫观望,没有提出任何前提条件,也不存在任何的所谓“交易”。从巴拿马总统到巴拿马外长都表示,同中国建交是巴拿马的政治决断,是对巴拿马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有利的战略选择。中国也愿意握住巴拿马向我们伸出的双手,愿意在巴拿马今后的发展进程中做他们长期可靠的合作伙伴。

其二,中巴建交是巴拿马融入全球战略体系的必然选择。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京举行,有两位重量级拉美领导人出席,他们是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和智力总统巴切莱。这两个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参会,不但标志着拉美国家对参与“一带一路”的兴趣,也标志着在美国主动退出TPP与《巴黎协定》之后,“一带一路”已经实质上成为诸多国家默认的“新版全球化”的雏形。作为巴拿马坐拥巴拿马运河,全球最重要的三大海洋战略通道之一,为融入新全球化自然需要尽早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此外,在特朗普总统的一系列“美国优先”的战略调整举措后,许多美国传统盟友,诸如欧盟、加拿大等,都开始适度调整自己的战略,就连日本都派出代表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其三,中巴建交有利于中美经济合作走向新阶段。巴拿马和美国的关系密切而复杂。20世纪以来,包括巴拿马在内的众多拉美国家成为美国的“后院”,这些国家能源、交通经济来源都被美国控制。巴拿马运河由美国建成,自1914年通航至1979年间一直由美国独自掌控。直到1999年美国才正式将全部控制权交给巴拿马,美军第一次彻底离开巴拿马。中美贸易中,美国22%的进口来自中国,很多货物通过巴拿马运河从中国运到美国,美国前往中国的石油油轮也通过扩建后的巴拿马运河。所以巴拿马同中国建交符合中、拿、美三国的的国家利益,使得双方建交免受阻力。

 

二、中巴建交后合作的主要内容

中巴两国经济发展各有特色,优势互补,在将来的一段时期内两国将主要在金融、经贸、航运、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开展广泛的合作。

其一,金融领域的合作。巴拿马以其开放的金融业而闻名,其发达的金融业吸引了90多家国际银行在这里设有分行。中巴的建交将为中国金融机构在巴拿马设立分支机构提供便利。中国银行在1994年成立巴拿马分行,中巴建交促进其成为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最大的跨境人民币结算和清算银行,推动国际贸易人民币结算。

其二,经贸及航运领域的合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集装箱贸易,中国作为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前往北美东部、加勒比海和南美东部地区的集装箱船,通常经过巴拿马运河。未来中美、中拉贸易还会保持增长趋势,进而带动中国运往美国东部地区、加勒比海和南美东部地区的集装箱量增加。中巴建交对中国集装箱运输必将产生较大推动作用;二是原油贸易,巴拿马运河是中国与拉美国家石油贸易的重要传统通道。中巴建交有利于两国在航运运输方面的深化合作,有助于保障中国石油进口安全;三是矿石和粮食贸易,近年来,中国与拉美国家贸易呈现上升趋势,由2007年的1025亿美元发展到2017年的2166亿美元。矿石和粮食作为拉美国家对华出口的主要产品,未来增长趋势明显。随着中巴建交,海运将更为规模化和便捷化,刺激拉美对华矿石和粮食出口,增强中国与拉美国家的贸易往来。

其三,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目前,巴拿马经济发展保持持续增长态势。巴拿马运河的主体扩建工程已经完工,相应的运河配套设施扩建正进一步开展。该国的运河管理局向中方表示,希望尽快再一次扩建运河。而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有巨大的人员、技术、资金优势,这与巴拿马的需求正相契合,两国间的合作将拥有更加开阔的空间。

 

三、中巴建交的意义

王毅部长指出,巴拿马是拉美重要国家,中国人民珍视同巴拿马人民的传统友谊。巴雷拉总统和巴拿马政府做出的这一重要政治决断,完全符合巴拿马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完全符合时代发展进步的潮流,完全符合国际社会形成的“一个中国”格局。

中巴两国建交以后,不仅在政治、外交上具有重大意义,也将十分有利于两国开展经济、人文、文化和社会等领域的各类合作。

其一,推定我国发展全方位的对外关系。特别是对于中国同中美洲国家关系的发展,具有非常积极且重要的意义。目前,我国在中美洲的建交国只有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中巴建交的示范作用将影响着中美洲地区其他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我国可以以此为模版和契机全面推进与中美洲国家的关系。

其二,推动中巴自由贸易协定的达成。中巴建交仅一个月后,巴方主动提出建立中巴自由贸易区的展望。在拉丁美洲,中国已经与秘鲁、智利以及哥斯达黎加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并且已经启动中国与秘鲁双边自贸协定升级的研究。中巴建交,将大力推进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达成,为两国经贸领域的合作发展带来更多的机遇。

其三,为“一带一路”开辟新据点。远在美洲的巴拿马,是重要的航运要道,地区优势明显,科隆港口是中国货物运往拉美的必经之地,巴拿马更是中国与美洲其他国家贸易往来的重要枢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巴拿马既有着天然的优势,又可以发挥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中巴建交将推动巴方更加积极的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向拉丁美洲的延伸。

 

(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2017级硕士生)

 


 

The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Panama: Present Situation and Future

CHEN Daiwu

 

On June 13, 2017,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and vic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Panama Isabel de Saint Malo held talks in Beijing and signed the Joint Communique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Republic of Panama, marking the formal establishment of ambassadorial diplomatic relations.This is a historic moment in which China-Panama relations have opened a new chapter. Since then, China and Panamawill carry out diplomatic activities friendly and deepen political mutual trust, aiming at common development and prosperity, giving full play to complementary advantages, and carrying out cooperation in a wide range of fields, such as finance, trade and infrastructure, for the benefit of both peoples.


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汉大学珞珈山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E-Mail: whuiis@whu.edu.cn

联系电话:027-68756726  传真:027-68755912

Copyright 201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文章版权均归属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