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印全球战略伙伴关系再推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5日 浏览量:506

孟亮


美印关系

(图片来源:美国CSIS官网)

 

2017年是美印建交70周年。10月下旬,在出访印度前,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华盛顿的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发表了题为《定位美印今后百年关系》的演讲。这是蒂勒森任期内第一次明确、具体论述特朗普政府美印关系的战略愿景。演讲中,他强调印美两国广泛的共同利益,并称美国是印度在此不确定时代中最可靠的伙伴。同时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演讲将对抗中国作为美印伙伴关系的重要关切,明确将印度作为抗衡中国的堡垒。演讲指出特朗普政府高度重视印度的战略地位,美印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将建设更紧密的战略伙伴关系。然而,美印之间伙伴关系并非像蒂勒森宣称的那样坚不可摧,裂痕和悖论的存在使这对“盛名之下”的全球战略伙伴貌合神离、势大于实。

 

一、美印共同追求的欺骗性

近年来,美印在它们的共同声明和官方发言中强调它们在防务、军事、经济、国际事务中的共同利益,已属老生常谈。同时,二者在价值观、民主制度方面的高度“统一”也似乎成为了美印关系密切的天然助推器。其中,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是美国关于印度的常见表述。在本次演讲中,蒂勒森也不厌其烦地强调印度作为民主国家同美国在理念上的“志同道合”,仿佛美印之间天然具有某种不可断绝的纽带关系。同时,他还强调,“尽管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也在发展,但美国永远不会同中国形成像与印度一样的关系,因为中国并非民主国家”。姑且不论美国对于“民主国家”的界定是否具有科学性和客观性,从其演讲中,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民主制度是美国和印度日益密切的基石。

然而,回顾美印关系发展史,我们可以发现,所谓民主制度和自由价值观的共同追求仅仅是美国的政治宣传。自1947年印度独立以来,印度一直保持着美国口中的“民主制度”。但是自印度独立以来,美印关系似乎并非一直似现在这般“亲密无间”。冷战时期,印度与苏联关系的亲密程度远远超过印美关系。直至今日,俄罗斯仍然是印度的重要武器供应国,而美国与印度在数十年间则长期保持着疏远甚至敌对的状态。巴基斯坦——这一既非“民主制度”,又是印度宿敌的国家——则在当时作为美国的盟友,成为对抗苏联和印度的有利武器。可见,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从未成为影响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因素,更不可能成为美国与他国关系密切或疏远的主要考量。所谓民主制度的同一性以及美印共同追求,无非是美国出于国家利益和现实考量所进行的政治宣传,并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美印关系“粘合剂”作用。

 

二、貌合神离的美印关系

冷战结束以降,美印关系经历了疏远、缓和至密切的发展历程。美印近年来的实质性接近可以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美国拉近印度同自身其他盟友、伙伴之间的关系。蒂勒森明确指出,印度与印太区域民主国家更广泛的接触和合作有利于该区域的国际法治、繁荣与安全。其中,日本和澳大利亚最具代表性。自奥巴马政府第二任期以来,印度与美国的盟友关系日益密切,三边联合军演、高层互访等活动日趋频繁。显然,美国希望印度能够更加融入自己建立的“盟友-伙伴”体系,在美国构建的战略框架中发挥更多辅助作用。

其二,美国在国际社会对于印度的言行予以支持。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成员,支持印度在不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前提下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等举措都是鼓励印度充当更为重要角色的关键举措。由此,美印全球战略伙伴关系在这一时期进一步发展,美国声称二者是21世纪的决定性伙伴关系。此次蒂勒森的演讲也对印度充满溢美之辞,宣称印度应在南亚乃至世界区域内发挥安全引领者角色,并称印度在经济、政治、军事等多领域具备赶超中国的相当潜力。同时,他还宣称未来印度能够在维护印太区域航行自由与和平稳定、维护阿富汗稳定,促进阿富汗经济恢复与发展、密切南亚区域内经济合作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蒂勒森的表态也表明了美国对于印度在周边所做所为的支持态度。

然而,蒂勒森演讲中所提到的印度的几方面作用与美国现阶段在印太地区的主要战略主张不谋而合的说法,不过是美国希望印度能够成为其印太部署的马前卒的一套说辞。同时从中也可以看出美国从未考虑过印度自身的战略诉求。对印度而言,抵御中国在印度洋的战略“扩张”固然重要,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大规模部署同样有损其国家利益;阿富汗固然与印度具有长期的伙伴关系,但过多卷入阿富汗问题会给印度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带来较大困难;印度一直以南亚首屈一指的大国自居,加强南亚区域内联系固然是其一贯追求,但南亚同东盟之间无论在政治局面、经济发展、历史渊源等方面都存在根本区别,想实现美国设想的与东盟规模类似的区域经济共同体恐怕力不从心。

事实上,美国的全球战略、地区战略从来都是利己而不顾他的,自身国家利益和地区主导地位是美国战略部署的决定性甚至唯一考量。从自身利益出发,美国对印度的所谓支持仅仅限于言语表态,而从无具体行动。对于印度某些所作所为提出反对意见的国家不乏美国盟国,美国亦从未从中游说,为印度争取力所能及的支持。由此可见,美国所鼓吹的印度南亚乃至世界大国的地位,仅仅是美国战略部署下的“有限”大国。然而,印度一向主张独立自主、宣称坚持不结盟原则,无论其在实践中是否做到了表里如一,这一原则至少反映出印度对成为有声有色大国的不懈追求。美国对印度的期望显然与印度本身的目标显然背道而驰。印度并不甘心沦为美国“盟友-伙伴”体系中唯命是从的一员,这使得蒂勒森宣称的美印百年愿景根本不具有可实现性。

 

三、美印对华策略的根本分歧

中美印战略三角关系是近年来引发学界关注的重要课题,三者中任意两者的关系都会对第三方产生较大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蒂勒森在这场演讲中多次明确提及中国,不仅直指印度对于美国远比中国对于美国重要,还批评中国一再在南海破坏国际秩序,无视国际规则;在发展同东南亚国家经济合作的过程中无视东南亚国家利益。而印度作为一个民主大国在保障本国经济和国力发展方式方面比中国更负责任,能够在维护他国主权的框架内行动。他呼吁印度与美国一道规制中国的“不负责”“违反国际规制”行为,共同维护区域和平与稳定与繁荣。再结合印度近期对于中国的所作所为,似乎两者已经在对抗中国的问题上达成了共识。然而,无论美国还是印度,与中国发生直接冲突都弊大于利。这也是建设更紧密战略伙伴关系之下的美印双方在对华策略方面同床异梦的原因所在。

对美国而言,中美关系毫无疑问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早已形成广泛共识。即使美国宣称印度是其“决定性”伙伴,但实际上也仅仅将其作为美国“盟友-伙伴”体系中的一员,与日本等美国传统盟友相比尚难匹及,何谈远远比中国重要?蒂勒森的这顶“高帽”未免送的过于随意。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日将进行其任期内第一次访华,中美关系虽然自特朗普执政以来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但总体而言仍在互利共赢轨道上继续推进。

对于印度而言,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是不明智的。美国支持印度实现在美国部署之下的“有限”大国意愿与印度的实际目标大相径庭,足见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就好像镜花水月般,美好但并不现实。同时,中印两国虽然因地缘因素和边界争端而互有龃龉,但两国的地缘联系和经济合作使二者不可能形成完全的敌对态势。因此,印度将自身置身于中美角逐之中,对于印度的发展有害无利。印度应尽量保持自身在地区及全球事务中的独立性,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状态,才能据此制定出更加符合自身利益的外交政策。

因此,尽管美印双方在遏制中国方面存在一定的共同利益,但双方的诉求仍然存在根本分歧,二者并不能像美国宣称的那样亲密无间。面对貌合神离的美印关系,中国应当保持战略定力,并致力于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中印关系。印度也应冷静看待美国“示好”,正确分析自身战略诉求,同时正确看待中国崛起,摒弃对华偏见。只有中美印三国的良性互动,才能对维护印太地区乃至全球秩序的和平、稳定起到积极作用。这也是印太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2016级博士生)

 


 

Greater Indo-US Global Strategic Partnership, Not to Be Up to Its Honor

MENG Liang

 

U.S Secretary of State Rex Tillerson joined CSIS to deliver a speech before his first trip to India, claiming that India plays a crucial role in maintaining stability in the indo-Pacific region against the “less responsible” rise of China. Meanwhile,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are the most reliable partners for each other. However, contrary to the tone of optimism and vision of shared strategic convergence, Ind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ve several distinguish interests, which could be justified by both historical facts and current strategic choices. Their partnership is far from firm and reliable.


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汉大学珞珈山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E-Mail: whuiis@whu.edu.cn

联系电话:027-68756726  传真:027-68755912

Copyright 201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文章版权均归属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